Delete In Future

在无数次相同的 反反复复之中 逐渐地堕落 此身躯仿如螺旋般 即使已经获得了重生 也依然在彷徨之中 快快安眠 让一切都结束吧 以己之罪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精神病吗
记得妹妹的遗言
你回来了,姐姐
松子哭了
我好像能体会到那个感觉
哥哥给的最后一句话
以后不要再来了
那大概是绝望得只剩下身体在支撑了吧
爸爸死了
妹妹也死了
哥哥厌恶他
还有那个作家
把松子打得体无完肤
最后在雨中铁轨上朝着松子微微一笑
最后留下的一条腿
脚上的袜子破漏这的脚趾
遗言上写着的
生而为人 我很抱歉

有时候被误解的爱
被错意的爱
人类的精神世界是很容易崩塌的
看似坚不可摧的强大
也可以在不断累积地冲破下瞬间坍塌
松子杀了人后
突然往阳台外跳下去
我以为她就要死了
她也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可是手缺紧紧抓住阳台的边缘
人类的本能里有些一样东西
就是活着的意志
想死的人却没有死
身体不由自己的阻止自己去死
为了什么
明知道这一生不羁放纵痛苦不堪
还要活下去为什么呢
到了结尾重拾了希望却被学生
用棒球棒硬生生打死

那松子
如果给你个机会不离家出走
你的生活会怎样呢
还有阿龙
最后一个爱着松子的人
在罪恶的救赎中信仰着松子作为上帝
在得知松子死了之后
只想着赔罪
松子是我杀死的 哈哈哈

世界上数不清的悲喜交集
这个时间点上有人幸福的步入婚姻殿堂
有的人堕落痛苦得失去自我
行路上的人匆匆忙忙麻木又冷峻的表情
对的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真可怜
我们叹息又无助
可世界上也不缺少幸福的人
还有呢

那些感到生而为人很抱歉的人
都知道死去比出生要容易得多
那么选择什么好呢
人世间真真切切有着许多美好的东西
换言之也有完全相反的一端
是呐
觉得自己苟延残喘
嗯  病态的身体 眼色更加混浊
我的喉咙满是苦涩
令人诧异的是家庭多么和谐幸福
却产生了这样一个我
想要
歇斯底里地在混沌的空气中活下去
很奇怪

我总是在白昼中睡去
又在深夜里醒来
这样反复了好多日子

我就是不想说话
不想找任何人
不想出门


我还想去冰岛
但是我那么怕冷
肯定适应不了
还有我病了
很久没按时入眠了

我将我捆绑
我将我终结

嗯 至少现在
我没资格爱一个人

我做了噩梦
在我最为苦涩的时候我选择了什么呢
人生的缩写就是某种选择性模拟人生
每一次选择都会迎来不同的结果
我们应该开心应该觉得幸福才是
可孑然一身的时候觉得被世界抛弃了
家还在那里  朋友还在那里
可感觉被世界所遗忘
好像在溺毙
好像在遨游
好像在漂浮
好像在下坠

我真的不再年轻了
也不要自诩小年轻
打完一场球真正的腰酸背痛
人真的要努力去生活
真抱歉  我一定是年幼的时候掉队了
不然我不会做那些事
脑子也不会莫名其妙的胡思乱想
我什么都没有也相对什么都基本有
我现在不想死了
孤独让我坚定了某些东西
后摇陪伴了我最难熬的夜晚
那什么是最美的
真实的就是最美的

少有人会真正意义上的帮你解决事情
大多数都是看着当笑话
又一本正经地以智者的心态教授你浅显易懂和适用百家的人生哲学
我也不再去鄙视他人
事不关己的暗自偷乐
我没有一下子就变得万般自在
而此刻我只想暗中告诫自己没关系
算了吧  都好吧 
他人眼中的故事
我在故事的眼中
它们相互碰撞又层层跌宕

在别人跟我哭诉不开心懊悔或者其它事
我不会再问为什么
也不会说你那时就不应该什么
要应该怎么做
在既定的事实之前再去沉溺过去的情感
不是不可取
只是更多的涂加伤悲
我不愿
他人更多的是希望得到一个拥抱
一个听话筒一个树洞去消纳几身
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智慧
就不要轻易教会人怎样去生活
是围绕着成功
或是拽拉着快乐

虽然所有的一切都环绕着命运之石

所以继续前行吧  以己之罪

人们在日常的习性中为利益争论不休
赤裸裸的人性展示人们的弱小和浅薄
投入生活的沼泽虽不至于让人窒息
在空气中被环绕着诱惑与欲望的气息
在身体周围充斥着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忘我的灵魂麻木和四肢僵硬
我们始终是时间的囚徒
亦是光阴的使用者

我们深陷生活本身
眼光停留之处只有被谁赋予的工作
和与生俱来或命中注命的情义情感
生而为人
为了陌生的感动而落泪
为了熟悉的陌生而质疑
为了杯中酒镜中月向往
你看那些夜晚没时间成为所谓的自己的人
白天累得疲倦不堪扮演什么角色的你我他

那你呢
梦醒后
又成为
哪一个自己?

四月是我的谎言
尽管绝望像无底的深渊
但人除了穿过黑暗
否则无法到达黎明的破晓

《Requiem For Hell》

藐视他人的人
也会自嘲自己
唯有这般此消彼长才能自圆其说
迄今为止的一生都是质疑自己
时而情绪高涨精神焕发
时而心绪不宁黯然失措
众人都随着无形的大流奔向荣誉和战果
他们迫切着达到一种被敬仰的成功高度
可能更多的时候我毫无作为
但那些莫大本事和生存技能对我来说
毫无意义可言
每当我以为自己能够抓住答案的瞬间
我恍然却无法靠近这弄人的虚空残影
青春不是生命的桎梏
因而幻想和美梦能寄存在身体里安眠
岁月的烛火会消褪生命的余光
当我再次习惯孤独时
我发现孑然一身的我
隐没在黑夜的道路上
所谓诗人眼里的入戏
生活没有识破的
我将沦陷在无限螺旋中



屋外的机器嗡嗡嗡像苍蝇围着你团团转
屋内充斥着楼下菜市场生猪肉的怪腥味
头上方的白炽灯暗淡地看不到镜中黑漆漆的眼睛
垃圾桶里藏匿着的我扔掉的两根黄鹤楼

天刚刚破晓
我慢慢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