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法

在无数次相同的 反反复复之中 逐渐地堕落 此身躯仿如螺旋般 即使已经获得了重生 也依然在彷徨之中 快快安眠 让一切都结束吧 以己之罪

四月

我想说

让我放心不下的是 家人 

我怕他们年纪大了  很多事情力不从心

我害怕他们受伤  不管从哪个方面

也许最近的现实中太多人过世  病死 老死还是意外死

正如他们对我万分呵护  不管我的年纪多大 

始终如一的小孩  不会照顾自己的小孩

整天嘴里叫喊着爸爸妈妈的小孩 

爸说  反正你都要走  父子断了一半  

其实我还是能理解他们的内心独白

听到这个  我的心里并不好受

生活是个可怕的东西 让我意志消磨了 意识也麻木了

书上的尘埃好久没拭过  

夜晚的心思只会更迷乱

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他们?

县城里的人们并不匆忙  时间很多  精力和充沛

所谓的局限性的生活圈子里 也同样过着安逸的人们

而我呢  适合什么样的生活 我选择加快节奏的城市

成为匆匆忙忙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城市奔波者 

大概是感觉到 我好像对生活失去的自我价值感

如果忙碌起来  会不会有契机跳出时空的牢笼呢

我好像 不会思考一些 那些? 我竟然说不出那个东西了

而  

我也害怕很多东西

当我感觉孤独感溢满全身

当我感觉手脚彻底冰凉

当我被城堡里的黑暗完整环绕

到后来 

我发现我其实也没那么善良  

我发现喂了无数鸡汤也填不了那块空洞  

我发现以为能够走出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而还是偏执地往同一个方向 

生活是美好的 但我过得很累很累

我做不到想要的一切 

在希望中被抹掉的希望

在每个夜里可耻变态的扭曲自己

好像有的路一旦踏下去  就回不了头了

呵呵


我爱你

我要继续走下去了

请原谅我

 

我知道

我只是把时间丢了慌了不知所措

我知道

也许未来是好的

and  it's time to be alright

晚安

夜里吼叫的我



大家都在努力生存,我为什么不可以

呆在日常习性的固定模式中,总是有安全感,但这是脆弱的,使人慢慢地、早早地丧失了勇气,害怕改变,成为习性的奴隶。如果没有向死而生的勇气,便无法破除自身的束缚,重获崭新的生命!

才没有回去的机会 
所谓人生 也差不多

有人说我 好好的生活不过 去自讨苦吃  路途劳累  日程匆忙  物质生活都得不到保障  吃餐饭都不能随便些  求的什么  傻了吧唧的还去相信他人  寄人篱下 ?
想到种种  也怪不了他人 前世今生种的因  当下结的果 一并偿还吧

会有这样的人 舍不得深夜就这样离去  戴上耳机 伴随种种律动  等待困倦时入眠  恰好  我也是其一  你也喜欢后摇吗

世俗的繁琐已经捆绑地无法动弹,连思绪都被局限在生命地底层里。真可怜,你以为你活在红尘里,其实你已经把灵魂泯灭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