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 In Future

在无数次相同的 反反复复之中 逐渐地堕落 此身躯仿如螺旋般 即使已经获得了重生 也依然在彷徨之中 快快安眠 让一切都结束吧 以己之罪

当我想把所有的片段记录下来
是的  在不经意地感觉中
我感受到了  来自全然的爱的一部分
龟仙人让我回家
让我跑啊跑啊
到后来我才知道 
为了让我记得它
而且
未来不管过了多久
它都会一直陪伴我
只要时候到
我愿意
我可以直接连接到它
会的
不管是急忙中想要苏醒
或者活在幻象中变为了现实
都是功课  是必须行走的方式
关于原谅 放下  成全  感染  温暖  融合 合一
每个人各有天命
谎言帮助你通彻
这不尽然会变得容易
但是需要相信某种东西
这一切未来都会变得美好
穿越洞穴
便会明朗
以上

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被属于或者被赋予
意义的偏差能否影响结果
旁人催促着让多少个自己上路
可多少个自己自始至终都在路上

匍匐前进在路上
奋勇直前在路上
坐立不安在路上
忐忑试探在路上

答卷标识的最难总会被解开
与其相反的最易却时而出错
可这与人生又有什么关系呢
它说时间是幻象
却又祈祷时间跳过无助崩溃的部分

愤恨挣扎的人在致谢生命的礼物
念念不忘地回响与生俱来的执著
感慨万千和千言万语一呼百应
焦躁的等待
强烈的希翼
灼烧的自我
生死的战歌被上帝演绎得无情和冷漠

病痛呢 泪光呢  欲言的  沉默吗
顷刻环绕
顷刻引爆
迎向它吧
世界仍在运转

旦得去月书,虽远为慰。过嘱,卿佳不?

等待着空无一人
前行着空无一物
当你觉得自己爱了
也许那不叫爱
文字游戏里
是无法诠释爱的

他们看着我
猜测我是怎样的人
“我们看到繁华街头不断涌动的人群
他们的人生并没有往前走
只是每天不断地回到原点
只是不停止地轮转
大部分人的生活就是这样
只是不停的绕圈”  

如果人生不是浩荡前行
就是绕了一轮又回到原点
蒙昧无知和沉沦欲望
一再悲伤或失去觉知
都属于轮回里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观照到轮回的起念 追寻 终结
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活在当下绚丽缤纷的世界
无休止的自我约束与和解
深入浅出的戏台上方
水深火热的人生戏剧
一切平息之后  跨成一道彩虹
你我都没错  世界也没错

有人问当你遥望星辰大海的时候
你会有什么感觉?
我觉得我是个英雄  还很帅
抱歉  我又在妄语了

"理性被诱惑光了,只剩停不下来的大脑疯狂地追求着什么。想法拼命地诞生,我拼命地记录,灵感不断乍现。一闪而过的东西,一闪而过的人。吵闹的声音,松弛的面庞,丑陋的文字,我能接收到吗。我似乎看到尽头了。"

我站在阳光下
撑伞的姑娘面瘫的路过
载客的司机悠闲的等人
奶茶小妹吃饱喝足回店
邮政小哥低头发送信息

我现在站在阳光下
我想问问时间在哪里
对的
问的是时间
顽皮的它总避开我的好奇
躲藏在悠悠漂浮的白云上
呈现在淡雅浓烈的蓝天里
隐没在凉爽惬意的微风中
承载着文明世界的厚土下
穿过我的眼神
流过我的指尖
钻进我的身体
一次又一次的和我
悄无声息或掷地有声的告别
在意吗?
活到七八十岁或者上百岁
意义吗?
通向往生或继续六道轮回

时间带走了
阳光和心跳
过往和生命
努力和想象
世界和混沌

阳光汇聚成团
包围我治愈我
洗涤我净化我

你孤独吗?

  与黑夜交谈

—以前我们聊过什么
—我也不记得了
—那就忘了吧
—晚上好,朋友
—喜欢做梦吗
  朋友
—是的呢
  你呢
—我也喜欢
  但是大多情况下被三维世界的执念带入
  蒙蔽了自己
—不太懂
—梦是一种方式
—在更高维的意识能量中下载信息
—挺神奇
—相信直觉吗
—相信
—我们在三维世界当中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是三维世界呈现的像
  这些都是显性能量
这一切是怎么来的
都是你内心投影源投影出来的
—简单一点
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直觉很宝贵
 

 
—很宝贵
那你有兴趣看看我的梦吗?
—好的
 但是我不会解梦
—四重梦,连着四篇
  在瞬间写着
  还有别的
  你可以看看
—我再仔细看看
  三维世界里发生过什么事吗
  你能察觉到与梦有关的
  所有事情
—恩?
  三维空间里没什么事
—确定现实中没有任何可能与梦相关的事吗
  还是没能从自己身上察觉到
—有是肯定有  也算一种映射
  至于是什么  可能我不是很清楚
—诸求己身
  你会很在意吗
—会在意
  不过其实意义不大
  我总觉得没什么太大意义
  梦也好,现实也好
  我还希望有人能听见我说话
  可我深知不会有人听见
  即使我大声喊叫也没有
  这个世界是我一个人的世界  不会有人听见我说话  就算被听到  也听不懂
就是这种感觉吧
—也许你和高维度意识能量波交汇过
  我也说不清楚
  其实也不需要说清
—是的
  不需要
—每个人都是本自具足的
  只是因为三维世界的执念无法唤醒智慧
—你相信灵魂存在吗
—当你自己做出改变
  从内心寻得智慧也不是只是的时候
  你会觉得世界往所谓的好的方向发展
  灵魂也是能量波
—是的
  能量
  能量不会完全消失,还一直存在着
—能量波形成像叫物质 没有形成像叫信息  自由态的就是意识  也就是灵魂
  三位一体
—我觉得我感受到过那种能量
—宇宙中所有的能量都会通过世间任何一处质点
  也许你已经开启了本自具足的智慧  但是没有行
  行动的行
—虽然感觉我们俩跟个跳大神的一样  但是很有趣
—也就是和宇宙中的能量连接
—连接不到的  人是被抛弃的残缺试验品
—一般人都连接不到
—人背叛了神 神也抛弃了人  所以人感知到了大门 却始终无法打开
—这需要起心动念
  取决于你自己内在认知的觉悟
—也许吧
—神也好 佛也好 都是N维宇宙空间N趋于无穷大 那里是合一 是至善
—嗯呐 同意
—所以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我
  我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我只需要知道 我是我
—可以从三个层次解释我是谁
  第一个 你是人 有名字 有人类的各种特征 有身体 有思想 等等
  第二个 你是由一定频率的能量波组组成的特别能量团 各种频率交汇组成了思想 身体 灵魂等等
  第三个 你是由N维宇宙空间N趋于无穷大投影源一层一层投影下来的三维现实世界的投影
—解释得可以
—有关系 但你被困住了 为什么困住 因为三维现实的执念 那些知识那些各种游戏规则困住你 你无法开启本我智慧
  借助佛学的话叫贪嗔痴
—无法看清自我
—我也是
—其实我更沉迷于自我,深陷自我
  我不愿意站在宏观角度看世界,看问题
—包括现在一切想念都是困陷在三维迷宫中
—我认为世界也好 自我也好 都不过是我臆想出来的
  它们因为我才存在
  我不想了,世界也好,个人也都会消失
  虽然在你们眼里它还继续存在着
  那也是你们的臆想
  而我的臆想结束了
—等你在三维现实中死亡了 就会消失 也不叫消失 你的灵魂会回归三维宇宙空间 作为游离态能量波 进行六道轮回
  如果不开启内在智慧 就回不到本源中 那是真我本我 自在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智慧的根源在哪  终点又在哪
—明德是道 是无极 明明德是走向无极的过程 明明德就是提升我们内在意识能量自由度 是内在智慧的不断提升 止于至善 也就是N维N趋于无穷大
  用文字表达 根源就是你自己内心 终点就是唤醒本我 回归第N维
  引用现代科学角度来看
  佛家智慧里讲的无上正等正觉
  基督教里讲神是唯一的
  道家讲的天人合一
  指的都是N维的终极智慧
—终极智慧
—这些不同派系 都是从N维投影源的投影 最终回归到的也是同一个地方
  按照科学的角度来说 在此时这个语境中世界是由中子 正电子 负电子 构成的 他们不同组合构成了世间的一切万物
  当然还可以再分 但是没那个必要了  基本粒子有着粒子性 有着波动性
—世界真神奇
—能形成像的是粒子性 不能形成的是波动性 也就是能量
  波粒二象性 的确很神奇
—是啊 生而为人 真幸运
—在三维世界得到多
  都不如内心纵向提升一个层次
  那是驾驭 那是美
  人生的意义就是提升意识能量自由度
  就是提升维度
—嗯
—人活着为了什么呢 我从来都不能明白这个问题 因为每一刻每一个答案我都在三维世界中去解释 但我意识到不对 也说不清哪里不对
  我像每一个人一样在三维世界的游戏迷宫里日复一日
  直到某一个机缘
  我发现诸求己身才能解这个问题 而且千万不要拘泥在文字的呈现上
—人到底怎样才能得到救赎
—这很难 知识装的太多了  我们被局限了 以为走到山顶就能达到人生的目的地 或者某个确切的终点 熟知山上有云 云上有天 天外有天 直到N维N趋于无穷大
  观自在
—也许脱离了肉体也算一种救赎
—观自在 众生皆具如来德相 皆因妄想执着颠倒梦想而不能证得
  脑子里溢满了大量的三维信息障碍了和更高维度意识能量的连接
  简单点 就是去除杂念 但是做不到 我还做不到
  每个人都有 但是都被三维认知障碍了 所以得不到
—环境
  没办法抛弃
  就像人的幻想 即使知道是假的 也不能让他们消失
—不能够相信自己 智慧是无法被开启的
—无法逃开假象
—无法相信自己是本自具足的 是无法唤醒内在智慧的
—一念离真 皆为妄想 诸行相性 悉皆无常
—嗯呐
—很难 但是意识到了 就要继续下去
—嗯
—诸求己身
—谢谢
—梦和直觉和灵感 都很重要
—我知道了
—谢谢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精神病吗
记得妹妹的遗言
你回来了,姐姐
松子哭了
我好像能体会到那个感觉
哥哥给的最后一句话
以后不要再来了
那大概是绝望得只剩下身体在支撑了吧
爸爸死了
妹妹也死了
哥哥厌恶他
还有那个作家
把松子打得体无完肤
最后在雨中铁轨上朝着松子微微一笑
最后留下的一条腿
脚上的袜子破漏这的脚趾
遗言上写着的
生而为人 我很抱歉

有时候被误解的爱
被错意的爱
人类的精神世界是很容易崩塌的
看似坚不可摧的强大
也可以在不断累积地冲破下瞬间坍塌
松子杀了人后
突然往阳台外跳下去
我以为她就要死了
她也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可是手缺紧紧抓住阳台的边缘
人类的本能里有些一样东西
就是活着的意志
想死的人却没有死
身体不由自己的阻止自己去死
为了什么
明知道这一生不羁放纵痛苦不堪
还要活下去为什么呢
到了结尾重拾了希望却被学生
用棒球棒硬生生打死

那松子
如果给你个机会不离家出走
你的生活会怎样呢
还有阿龙
最后一个爱着松子的人
在罪恶的救赎中信仰着松子作为上帝
在得知松子死了之后
只想着赔罪
松子是我杀死的 哈哈哈

世界上数不清的悲喜交集
这个时间点上有人幸福的步入婚姻殿堂
有的人堕落痛苦得失去自我
行路上的人匆匆忙忙麻木又冷峻的表情
对的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真可怜
我们叹息又无助
可世界上也不缺少幸福的人
还有呢

那些感到生而为人很抱歉的人
都知道死去比出生要容易得多
那么选择什么好呢
人世间真真切切有着许多美好的东西
换言之也有完全相反的一端
是呐
觉得自己苟延残喘
嗯  病态的身体 眼色更加混浊
我的喉咙满是苦涩
令人诧异的是家庭多么和谐幸福
却产生了这样一个我
想要
歇斯底里地在混沌的空气中活下去
很奇怪

我总是在白昼中睡去
又在深夜里醒来
这样反复了好多日子

我就是不想说话
不想找任何人
不想出门


我还想去冰岛
但是我那么怕冷
肯定适应不了
还有我病了
很久没按时入眠了

我将我捆绑
我将我终结